酸枣糕迷失在餐桌

鸡腿饭怎么这么好吃?!

太过投入的恶作剧——02(策明)

      打了一场混战,狗蛋儿的渊套不穷身上,不穷都能愣半天,差点忘记拉朝圣言。

      倒是累死了狗蛋儿的马,驮了俩又重又不可言说的蠢物三进三出强盗群。累得恨不得当场撩蹶子。

      事后用五斤皇竹草获得原谅,吃得哼哼唧唧。打那以后见了不穷比见狗蛋儿还亲。

      跑商越来越顺利。甚至还能路上捡点珠宝什么的,日子过得越来越滋润,吃饭都能...

天凉容易乱想

萌冷门也有萌冷门的好啊,叹气。
每当我想自己产出时都会立马止步,不,我不可能写得比这个编剧好……
不过其实萌的不是西皮而是作品,感觉写不出案件的焦灼感。

跑调小姐与卡帧先生

跑调小姐每天把发髻挽起,习惯脚踩高跟鞋,在地铁站台跟斑马线上飞速跑过。在公寓下方跟晒太阳的猫打招呼,在红绿灯前玩手机,夜里在KTV的包厢鬼哭狼嚎。

卡帧先生喜欢柔软的毛衣,讨厌自己的头发,过卷又软有些难打理,习惯慢吞吞地过马路。过马路时对反遛主人的哈士奇微笑,在红绿灯前发呆,夜里在房间里擦拭飞机模型。

人类很奇妙,脆弱又强大。既能在忙碌的诚实里快速穿行,强壮得如同机器人,又能因为空气混浊而咳嗽不已。像水位不同的水杯,敲起来叮当作响。

大多数人在这座城市两端看过同一片星空,一起呼吸着略微糟糕的空气,然后从未遇到过彼此。

直到跑调小姐的公司搬迁,新的写字楼离自己的住处略远,跑调小姐开始了天...

情人节快乐

想看色气到不行的克制到崩坏过程。

我以为

我以为下班后我就能文力无限的,原来只是我以为!

静静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开关

从前我喜欢你,怕自己不够有趣,恨不能长出尾巴来给你玩。现在却只想长个开关,按下去,就不喜欢你了。


这是小式第五次把秦桐堵在教室门口。

“你快点喜欢我。”

像往常一样单刀直入。

“……”

像往常一样空手接白刃。

“是我不够好吗?”

“倒也不是。”

“那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
“并没有。”

“那你喜欢我吧。”

“这个前后并没有关联性。”

第五次,依旧失败。


小式很喜欢秦桐,他有着蓬松的卷发,看书时微微皱起的眉头,走过身边时能闻到衬衫上好闻的气味。

秦桐并不讨厌小式,她有着纤细却有力的双腿,明快的步伐,走起路来都带着风,仿佛下一秒就要跳到半空。...

手头的坑会慢慢填

最近有点忙,就……没填坑。

好多梗都烂肚子里。

还有就是……我想写童话。

游牧世界最高处。

言侯府的一天(一)

言侯是一个神棍,毕竟现在没战事,朝廷也很太平。

蔡荃天天舌战群儒,沈追天天和稀泥,柳澄在一旁笑得像只黄鼠狼。

他只能重新做回他的神棍。

炼丹房是不呆了,他要补偿儿子亏欠多年的父爱。

言侯在观察,言侯在沉思。

言豫津在忐忑。

他已经深刻感受到什么叫父爱如山了。

“父亲,为何这样看我……”

言侯沉吟了一声,抱着胳膊很认真地说:“我夜观星象,发现你红鸾星动。”

豫津也很认真地正了正坐姿:“我总觉得红鸾星如同跳动的火焰,是动个不停的。”

言侯取出了家里的琴,言豫津夺门而出。


蔺晨到言侯府上串门时,折了院子里的一枝梅花。

言侯在廊上喝茶看着,新茶的香味很浓,抿了口...

(~ o ~)~zZ

今天走了另外一条路,在湖边坐了会儿。

摩天轮继续转,我坐下后反而不再变色。

风吹得人懒懒的,很多事情不用再追究。

摩天轮就那样留在了对岸。

突然想打电话给一个人,一摸口袋没带手机。

这样也好。

路边唠嗑的老大爷养了条金毛,特别温顺地趴着。

我蹲着看它,它居然敢无视我。

要知道刚刚过来的路上我还勾搭了一只小黄猫呢。

我这种猫狗界的自来熟万狗迷居然有狗敢无视我!

不过金毛真好看啊,怎么看怎么乖。

老大爷一转身它立马爬起来摇尾巴,他把拐杖递给它。

它立马叼起来走到草地上继续趴下等主人。

真好。

1 / 3

© 酸枣糕迷失在餐桌 | Powered by LOFTER